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青龍山九龍棺

青龍山九龍棺

三兩二錢 著

連載中免費

《青龍山九龍棺》小說主角是林八千李雪,此書又名《龍抬棺》《八千筆記》《九龍傳說》,是由網絡作者三兩二錢寫的一本現代靈異文。如果說中山裝的到來是給了我一把想要進入玄學大門鑰匙的話,那爺爺給我講的這段往事則無疑是給我開了一個窗戶,讓我對玄學中人的奇怪本領有了一個更加清楚的認識。因棺而生的望月鱔討封便能成龍?
  “你干什么?”就在這個時候, 爺爺從地里干活回來了,看到這一幕他丟下了扁擔就沖了過來把我抱了起來,隨后死死的盯著那個被銅錢劍刺來刺去的老太太。
  “老頭,你還不收了這神通? 若是我死在這里, 我的徒子徒孫定然讓你全家永世不得安寧!” 那老太太一邊躲閃一邊對爺爺叫道。
  “我當是哪里來的行尸走肉, 原來是黃仙附了體, 你既已得了造化, 不在洞府好好修行, 來傷我孩子作甚!”爺爺怒喝道。
  爺爺雖然在怒叱她, 卻還是收回了那把銅錢劍。
  那老太太盯著銅錢劍, 露出了些許畏懼的神色道:“ 怪不得如此大膽, 原來是家里有牛鼻子老道留下的本命劍, 哼! 咱們走著瞧!”
  老太太說完,打起那把黑色的油紙傘一溜煙的就沒影了。 爺爺黑著臉抱起了我回到了院子里, 他拿起我的手看了一眼, 我這才發現在我的手上剛才被老太太抓住的地方一片的烏青。 被抓破的表皮正在往外滲著黑血。

35.4萬字更新:2019/09/17

在線閱讀

  《青龍山九龍棺》小說主角是林八千李雪,此書又名《龍抬棺》《八千筆記》《九龍傳說》,是由網絡作者三兩二錢寫的一本現代靈異文。如果說中山裝的到來是給了我一把想要進入玄學大門鑰匙的話,那爺爺給我講的這段往事則無疑是給我開了一個窗戶,讓我對玄學中人的奇怪本領有了一個更加清楚的認識。因棺而生的望月鱔討封便能成龍?

免費閱讀

  “一片亂葬崗?!”我驚呼道。

  “對,一堆亂墳。當時我看了一眼之后也是瞬間就起了一身冷汗,連忙問老瞎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老瞎子卻不讓我多問, 說關于這個匠人知道的太多對我沒有任何好處, 我一想在這個亂葬崗里住了那么久,還跟那樣的一個丑八怪匠人朝夕相處,心里也是一陣的犯怵, 也就沒敢繼續追問什么。再后來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 我跟著老瞎子四處游歷,最后老瞎子死了以后, 我做了他的抬棺人,來了這青龍山定居了下來?!?爺爺說道。

  如果說中山裝的到來是給了我一把想要進入玄學大門鑰匙的話,那爺爺給我講的這段往事則無疑是給我開了一個窗戶,讓我對玄學中人的奇怪本領有了一個更加清楚的認識。

  因棺而生的望月鱔討封便能成龍?

  一個面目丑陋的匠人做出的倒扣棺材可以讓人死而復生?

  一個鎮子是一個亂葬崗,里面到夜里都是行走的紙人?

  紙人紙馬拖動棺材走一條并非是陽間的道路?

  “爺爺,既然你知道老瞎子就是那個中山裝口中半瘋半魔半神仙的江南劉瞎子, 你為啥在他問的時候你不承認呢? 中山裝說他師傅跟江南劉瞎子認識,如果能跟中山裝有這么一份交情的話, 說不定他就不會帶昆侖走了?!?我對爺爺說道。

  當然我也有自己的小私心, 中山裝是我的偶像, 如果能跟他攀上交情, 我也能與我的偶像有更深一步的聯系。

  “孩子,你以為咱們不承認那個中山裝就猜不出來了? 事情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簡單, 我當時讓中山裝來家里,有意讓他看到這桿煙槍,一方面是想借著老瞎子的名義讓他對出手相助, 另一方面也想試探一下他的底細, 可惜他表現的滴水不漏完全沒有看出來,其實到現在爺爺還在想讓他知道這件事到底是對還是錯?!?爺爺道。

  爺爺的這句話,我真的是有點聽不明白。

  爺爺摸了摸我的頭道:“你還小, 不知道江湖險惡, 我知道你心里對那個中山裝非常崇拜, 但是你記住, 哪怕是他在未來真的幫你度了二十三歲的那個生死劫, 你也要留一個心眼兒, 害人之心不可有, 但是防人之心斷然不可無?!?/p>

  “嗯?!蔽覍敔旤c了點頭。

  “今天我對你說的這些話,你一定要記在心里, 因為這些事里面包含著一些答案, 關于你的答案, 不過你要答應爺爺, 這些話永遠不要告訴第二個人, 包括中山裝?!?爺爺看著我鄭重其事的道。

  “好,我知道了, 我絕對不會對任何人說?!蔽覍敔數?。

  爺爺說完步履蹣跚的走進了屋子, 而我則是一頭霧水, 爺爺對我說的話我本來是只當故事來聽, 可是不管他對中山裝的防備還是說這個故事里隱藏著一些關于我的答案都讓我完全摸不著頭緒, 我只能把這個故事牢牢的記在心里,希望在以后我能找到這件事的答案。

  ——接下來我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除了我正常上學之外我就泡在爺爺的書房里去啃爺爺收藏的那些書籍, 從中也所獲良多, 這樣的日子大概過了有一年。

  前面我們說過我三叔林破軍,他是村子里的混世魔王,三叔跟爺爺的關系并不好,原因也很簡單, 爺爺一直擔心三叔就這樣混下去沒有好下場, 想讓三叔走正道, 可是三叔本身就是那種狂浪不羈的人, 對于爺爺的勸誡也是陽奉陰違, 后來被爺爺說的煩了三叔干脆就整日的跟那幫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連家都不回了。

  這一次,三叔一下子就消失了三個月時間,沒有人知道三叔去了哪里, 他的那幫狐朋狗友也不知道,村子里的人都謠傳三叔是被仇家砍死丟在了某個地方, 雖然他們沒說, 但是他們整日笑著議論這件事就可以看的出來他們對三叔這個混世魔王的死是非常開心的。

  爺爺整日的都在家里擺弄他的那些龜殼銅錢為三叔卜卦。 雖然卦象上生門未滅表示三叔并沒有死, 但是三叔具體在哪里在做什么就不是卜卦可以算出來的事情, 爺爺讓大伯去找遍了三叔平日里混在一起的朋友, 可是他們也都不知道三叔到底去了哪里。只是說三叔結交了幾個外地的朋友, 可能是跟這幾個朋友一起去了外地, 他們這群人一起喝個酒都能變成兄弟, 他們甚至連那幾個外地人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就在三叔消失三個月后的那一天, 爺爺下地去干活了, 我一個人在屋子里看書, 三叔忽然回到了家里。 他跟爺爺關系并不怎么好,自己也不愿意結婚生子, 可是他對我和昆侖這兩個侄子是真的好, 他走過來抱住了我,遞給我一個金光閃閃的長命鎖道:“三叔給你帶的稀罕玩意兒, 咋樣, 喜歡嗎?”

  “喜歡?!蔽夷弥@個長命鎖愛不釋手的道,我并不知道這個長命鎖的價值, 只覺得是金光閃閃的非常好看。

  我問三叔道:“你這段時間去哪里了?  爺爺到處找你?!?/p>

  “三叔出去做事賺錢去了, 小孩子你不懂, 來, 東西你收著, 等你爺爺回來告訴他我回來了, 我就先走了?!?三叔在我臉上親了一口, 走出了院子。

  三叔走后, 我看了會兒書就在院子里玩沙子, 說是院子其實就是爺爺用樹枝編了一欄籬笆, 就在我玩的時候, 一個打著黑色的油紙傘的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院子外面正在看著我。

  “老奶奶,你有什么事嗎?”我問道。

  “我口渴了,小娃娃你可以給我端碗水嗎?” 老太太看著我道。

  我起身去水井旁打了水給這個老太太送了過去,就在我把碗遞給老太太的時候, 我看到那老太太的手上長滿了那種墨綠色的斑點, 而且她的指甲是黑色的, 還非常的長。

  我抬頭看了看老太太, 發現她的臉上也長著跟手上一樣的墨綠色斑點, 她還在咧著嘴對著我冷笑, 笑的我渾身發涼。

  大白天里打著黑色的紙傘。

  身上長滿了綠色的斑點。

  還有這么長的黑色指甲!

  難道說這個老太太是個鬼?

  我嚇了一跳, 立馬就要往后退去,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那老太太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她的指甲狠狠的刺在我的肉里抓的我無比的生疼, 我想要掙脫卻完全掙脫不了, 那老太太伸出了另外一只手, 一把抓在了我的脖子上扯住了三叔給我的長命鎖獰笑道:“長命鎖? 偷了東西, 還想長命?”

  老太太拉斷了那個長命鎖,抓住了我的脖子, 單手就把我提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 那個一直掛在屋子里的銅錢劍嗖的一聲從屋子里飛了出來, 對著這個老太太就刺了過來, 那老太太一個躲閃不及被銅錢劍給刺中, 身上發出一股子焦臭的味道, 她吃痛之下發出一聲慘叫把我丟在了地上, 那銅錢劍轉了一圈兒, 再一次的朝著老太太刺來。

  “你干什么?”就在這個時候, 爺爺從地里干活回來了,看到這一幕他丟下了扁擔就沖了過來把我抱了起來,隨后死死的盯著那個被銅錢劍刺來刺去的老太太。

  “老頭,你還不收了這神通?  若是我死在這里, 我的徒子徒孫定然讓你全家永世不得安寧!” 那老太太一邊躲閃一邊對爺爺叫道。

  “我當是哪里來的行尸走肉, 原來是黃仙附了體, 你既已得了造化, 不在洞府好好修行, 來傷我孩子作甚!”爺爺怒喝道。

  爺爺雖然在怒叱她, 卻還是收回了那把銅錢劍。

  那老太太盯著銅錢劍, 露出了些許畏懼的神色道:“ 怪不得如此大膽, 原來是家里有牛鼻子老道留下的本命劍, 哼! 咱們走著瞧!”

  老太太說完,打起那把黑色的油紙傘一溜煙的就沒影了。 爺爺黑著臉抱起了我回到了院子里, 他拿起我的手看了一眼, 我這才發現在我的手上剛才被老太太抓住的地方一片的烏青。 被抓破的表皮正在往外滲著黑血。

  爺爺放下了我,把銅錢劍交到了我的手里道:“八千,你在家里等我?!?/p>

  我整個人都嚇蒙了, 就這樣抱著銅錢劍站在院子里愣愣的等著, 過了沒多久爺爺捧了一把蓮花回來, 他拿鑷子夾出了蓮蓬里的稚嫩蓮心放在了我的傷口上, 那傷口立馬就火辣辣的疼,還伴隨著一陣陣的白煙, 疼的我眼淚鼻涕一起往外冒, 我道:“爺爺, 疼!”

  “忍著點, 你中了尸毒, 要用蓮心把這個尸毒給拔出來?!?爺爺道。

  我點了點頭, 忍著劇痛讓爺爺用蓮心摁在傷口上, 說來也怪, 那白色的蓮心在于傷口接觸之后竟然變成了一片的烏黑之色, 而之后我手腕上的傷口流出的便不再是黑血, 而是正常的紅色血液。

  當爺爺把我身上的傷口處理完之后, 我已經疼的渾身大汗整個人都要虛脫,爺爺抱起了我把我放到了床上問道:“今天到底發生了事兒?”

  “三叔回來了, 給我了一把長命鎖, 就是這個, 之后那個老太太就來了抓住了我, 說我偷了東西?!蔽野褎偛艔牡厣蠐炱饋淼拈L命鎖遞給了爺爺。

  爺爺在看到這個長命鎖的時候眉頭就皺成了一團, 他又拿起長命鎖在鼻子下面嗅了嗅,不由臉色大變的道:“這個混賬東西!”

  “爺爺, 怎么了?” 我看著爺爺問道。

  “他這東西, 是從墓里偷出來的! 上面沾著死人的味道呢,人家找上門來看到了這長命鎖, 自然要拿你的命! 那混賬東西現在在哪?” 爺爺道。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湖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股票涨跌逻辑 福建快3怎么买才能中 排列五专家杀号两元网 配资网上上盈排名 3d开机号近100 陕西快乐10分玩法介绍 河南481开奖形态走势图 新疆11选5每天开奖时间 天津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体彩宁夏十一选五五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