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妻約已過:想復婚,沒門

妻約已過:想復婚,沒門

唐九 著

完本免費

唐婉涼韓景初是《妻約已過:想復婚,沒門》小說男女主角,是由網絡作者唐九寫的一本豪門總裁小說。蘇薇安這個名字,不僅是韓景初心頭的一根刺,更是她唐婉涼的心頭刺!即使對方離開江城一年了,她還是陰魂不散、無時無刻的橫亙在韓景初和唐婉涼的婚姻里。
  不知過了多久,大床上,醉酒的唐婉涼迷迷糊糊的醒過來,頭疼的幾乎要炸裂開。
  她撐著額頭,從床上坐起來,喉嚨里像是被大火燒過一樣,又干又渴,踩著拖鞋下了床,正準備出去找水喝。
  剛走出臥室門口,耳邊就傳來屬于韓景初的聲音。
  她的腳步頓在了原地,男人站在陽臺上,應該是在打電話。
  看了一眼墻壁上的時間,已經深夜十一點了,能在這個時間和韓景初煲電話粥的人,只有蘇薇安——
  不自覺的,唐婉涼的心口,還是毫無預兆的抽痛了一下,像是被刀狠狠的扎著。
  結婚一年了,明明她才是原配正妻,眼下,卻活脫脫像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小三。
  “好,安安,我都答應你,你在國外,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多想,我不會離開你的……只要一有時間,我就飛過去看你……”
  唐婉涼朝著陽臺上看過去,韓景初背對著她,舉著話筒,聲音里的寵溺,隔著老遠,她都能聽出來。
  結婚以來,他何曾對她這樣溫柔過,不是罵她害人精,就是惡語交加的羞辱她——

184萬字更新:2019/11/26

在線閱讀

  唐婉涼韓景初是《妻約已過:想復婚,沒門》小說男女主角,是由網絡作者唐九寫的一本豪門總裁小說。蘇薇安這個名字,不僅是韓景初心頭的一根刺,更是她唐婉涼的心頭刺!即使對方離開江城一年了,她還是陰魂不散、無時無刻的橫亙在韓景初和唐婉涼的婚姻里。

免費閱讀

  鈴聲還在響,韓景初下了床,一只手舉著電話,放在耳邊,按了接聽鍵,一邊往臥室外面走出去。

  電話剛一接聽,話筒那邊迫不及待的傳來一道溫溫柔柔的女聲,隱隱有些埋怨?!熬俺醺纭瓌偛旁谧鍪裁??這么久才接電話?”

  出了臥室,韓景初的手關上了房門把手,才朝著話筒那邊開腔,“在忙,什么事情?”

  “我想景初哥了,景初哥,你有沒有想我?”蘇薇安嬌嗔著道,心里卻不由得生出幾分警惕。她獨自在國外治療了一年,最擔心的還是唐婉涼那個賤人,會不會一點點的搶走她的景初哥。

  “恩?!表n景初高大挺拔的身姿,站在公寓的陽臺上,敷衍的應了一聲。腦子里,不停的盤旋著剛才唐婉涼醉醺醺的喊著大哥哥三個字,這不是他第一次在唐婉涼的嘴里聽到這個稱呼——

  她口里的這個大哥哥究竟是誰……這個死女人,剛才那一瞬間,究竟把他當做誰了!

  男人的心里,又氣又惱!還有一絲連他自己都不肯承認的——嫉妒。

  話筒那一頭的蘇薇安,不是沒有聽出韓景初意思里的敷衍,但她假裝的一點也不在意,很認真的道。

  “景初哥,我就知道,即使我們分隔兩地,我們的心永遠都是在一起的,沒有任何第三者可以插足進我們的感情,對吧?”

  良久,沒有得到男人的任何回應。

  蘇薇安捏緊話筒,不由得有些著急了,心里的害怕加深?!熬俺醺?,你還在聽嗎?”

  韓景初收回思緒,沉吟了片刻,全然不知道之前對方在和他說什么,只回應了一個嗯字。

  “景初哥,你什么時候來美國看我?我真的好想見到你,但有時候,我又害怕見到你,我怕你見到我雙腿癱瘓,坐在輪椅上,丑陋的模樣……我恐懼,我害怕……”

  說著說著,女人的聲音里已經帶著濃重的鼻音。

  她刻意的提起她的腿,就是要提醒韓景初,當年拆散他們的人,就是唐婉涼,當年把她推下樓梯,致使她癱瘓的人就是唐婉涼——

  “景初哥……我真的好痛苦啊……有時候,我真的會忍不住想,與其讓我這么痛苦的活著,還不如當初,在唐婉涼推我下樓時,我直接死了,一了百了倒好……”

  聽到蘇薇安在話筒那邊哭的泣不成聲,韓景初忍不住心軟了,黑眸里籠罩起一絲復雜的情緒,當年是唐婉涼害了蘇薇安……

  他親眼看見,兩個女人在樓梯上發生了爭執,后來,唐婉涼一手把蘇薇安從樓梯上推下來,致使了蘇薇安的雙腿再也無法站立。

  他還記得,曾經的蘇薇安,對于舞蹈的熱衷,而如今的她,不止是舞蹈,恐怕連基本的獨立行走都已經成了困難。

  這一切,都是唐婉涼害的——

  “好了,安安,一切都過去了,你的雙腿一定會治愈好的?!表n景初忍不住出聲安慰道,即使他知道,治愈好的希望十分的渺茫。

  “恩……景初哥,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你……我知道,伯父到現在還不肯接受我,但是只要我能跟著你,哪怕沒有名分,我也心甘情愿……景初哥,你答應我,永遠不會拋棄我,不會不管我,好不好?”

  蘇薇安委屈的哽咽著。

  她心里的害怕,不止是擔心唐婉涼占著韓太太的身份,終究有一天會搶走韓景初,她更擔心,唐婉涼會告訴韓景初,當年在孤兒院里的真相……

  別人不知道,韓景初這樣高高在上的人物為什么會突然看上她這個普通司機的女兒,但是她知道,都是因為……

  “好,我答應你,安安,我不會不管你的?!毕氲竭^去的種種,韓景初煩躁的揉了揉緊皺的眉心,寬慰道。

  ……

  不知過了多久,大床上,醉酒的唐婉涼迷迷糊糊的醒過來,頭疼的幾乎要炸裂開。

  她撐著額頭,從床上坐起來,喉嚨里像是被大火燒過一樣,又干又渴,踩著拖鞋下了床,正準備出去找水喝。

  剛走出臥室門口,耳邊就傳來屬于韓景初的聲音。

  她的腳步頓在了原地,男人站在陽臺上,應該是在打電話。

  看了一眼墻壁上的時間,已經深夜十一點了,能在這個時間和韓景初煲電話粥的人,只有蘇薇安——

  不自覺的,唐婉涼的心口,還是毫無預兆的抽痛了一下,像是被刀狠狠的扎著。

  結婚一年了,明明她才是原配正妻,眼下,卻活脫脫像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小三。

  “好,安安,我都答應你,你在國外,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多想,我不會離開你的……只要一有時間,我就飛過去看你……”

  唐婉涼朝著陽臺上看過去,韓景初背對著她,舉著話筒,聲音里的寵溺,隔著老遠,她都能聽出來。

  結婚以來,他何曾對她這樣溫柔過,不是罵她害人精,就是惡語交加的羞辱她——

  她扯了扯嘴角,自嘲的笑了笑,但是心口的位置,還是好痛好痛……

  在茶幾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剛喝了一口,正準備回房間。

  陽臺上,走進來一道修長的身影,英俊如斯的男人譏誚的瞪著她,沉聲道,“唐婉涼,什么時候開始,你已經卑鄙到學會偷聽別人打電話了?”

  唐婉涼垂下眼簾,飛快的遮去眼中的那抹失落。

  纖細的手指捏緊水杯,踩著家居拖鞋,繼續往房間走,“你誤會了,我對你和別的女人打電話的內容,一點興趣都沒有,如你所見,我只是出來倒杯水喝而已?!?/p>

  一邊說著,深怕他不信,特意晃了晃手里的水杯。

  “出來倒杯水?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這樣爛的理由?”韓景初輕蔑的冷笑,到現在,他還沒有忘記,剛剛這個女人,在醉酒時,口口聲聲的喊著大哥哥三個字……

  “你不相信就算了,我說的是實話,我沒有偷聽你們打電話?!碧仆駴龅木埔膺€未完全醒,頭疼欲裂,懶得與他爭。

  “呵!有什么好解釋的,你不止是偷聽,還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小偷,韓太太的位置,不正是你偷來的嗎?”韓景初幾步走過來,一把捉住了女人的細腕,厲聲道。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湖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