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穿越 → 誘妃入帳:王的第五王妃

誘妃入帳:王的第五王妃

云墨微染 著

連載中免費

衛鳶尾云邪小說名字叫《誘妃入帳:王的第五王妃》,此書又名《美男夫君有點邪》,作者是云墨微染?!凹热皇悄?,那你能放我走嗎?”衛鳶尾看著云邪,語氣中略帶著懇求。她希望他能看在她替她療傷的份上放了她!云邪漆黑的眸光落在衛鳶尾被打的紅腫的右臉上,讓衛鳶尾無端升起一股緊張感?!澳氵@是在求本王?”云邪漆黑的眸光中深諳的如同濃稠的墨,看不見底,淡淡的聲音透露著一絲冷意:“一般求本王的人,都是跪著的!”
  “本王讓你說話!”
  “告訴你,你還能幫我打回來嗎?”衛鳶尾清麗的眸光中染上不耐,一張精致的面容被云邪輕輕的捏在手中,如同易碎的陶瓷般,在橘黃色燭光的掩映下,精美的不像話。
  “你既然是本王的人了,本王自然會替你討回公道!”云邪薄削的唇一張一口,輕輕的吐出這幾個字,卻不失霸道。
  “新郎新娘該喝合巹酒了!”喜婆在門外一直聽著,見兩個人沒有動靜,便不怕死的走進來。
  云邪接過喜婆遞過來的喜酒,而衛鳶尾在云邪略帶著威脅的目光中接下來了。
  兩人雙手交換,衛鳶尾剛準備喝下喜酒,腦子里卻立刻響起警鈴,古代人成親可是會在就酒里下藥的。
  于是衛鳶尾便將酒含在嘴里,沒咽下去。
  “新郎新娘喝完合巹酒就洞房吧!”喜婆笑嘻嘻的走到窗前拿出一塊兒純白色的方巾鋪在繡有鴛鴦的床鋪上,又說了一些早生貴子的吉祥話就退了出去。
  “咽下去!”云邪的聲音冷不丁的從頭頂傳來。

238萬字更新:2019/11/26

在線閱讀

  衛鳶尾云邪小說名字叫《誘妃入帳:王的第五王妃》,此書又名《美男夫君有點邪》,作者是云墨微染?!凹热皇悄?,那你能放我走嗎?”衛鳶尾看著云邪,語氣中略帶著懇求。她希望他能看在她替她療傷的份上放了她!云邪漆黑的眸光落在衛鳶尾被打的紅腫的右臉上,讓衛鳶尾無端升起一股緊張感?!澳氵@是在求本王?”云邪漆黑的眸光中深諳的如同濃稠的墨,看不見底,淡淡的聲音透露著一絲冷意:“一般求本王的人,都是跪著的!”

免費閱讀

  “既然是你,那你能放我走嗎?”衛鳶尾看著云邪,語氣中略帶著懇求。

  她希望他能看在她替她療傷的份上放了她!

  云邪漆黑的眸光落在衛鳶尾被打的紅腫的右臉上,讓衛鳶尾無端升起一股緊張感。

  “你這是在求本王?”云邪漆黑的眸光中深諳的如同濃稠的墨,看不見底,淡淡的聲音透露著一絲冷意:“一般求本王的人,都是跪著的!”

  跪?衛鳶尾作為現代人,還真的是跪不下來。

  “王爺,你就看在先前我替你療傷的份上……”衛鳶尾咬了咬牙!

  “王妃,你最好弄清楚你現在的身份,你有什么資格跟本王講條件?”云邪一雙漆黑的眸落在衛鳶尾的身上。

  瞬間衛鳶尾感覺周身都被冷意環繞。

  “如果這么說,本王之前還救過你一命,如此算來,你還欠本王一條命,救命之恩,理當以身相許不是嗎?”云邪面具下的唇角微勾,一股凌盛的氣息自周身散發出來。

  周圍的空氣瞬間變得十分的壓抑,讓衛鳶尾有些喘不過氣來。

  對,如果不是他救過她,還替她松了綁,她才不會好心的幫他縫合傷口!

  “可是……我怕死!”衛鳶尾深吸了一口氣,心里憤恨不已。

  這個邪王真是多變,剛開始她還覺得他挺好說話的,結果話縫一轉語氣竟然變得如此犀利。

  “怕死你還敢跟本王提條件?”云邪唇角勾勒的弧度越發深邃,眸光自始至終沒從衛鳶尾的臉上移開:“把臉抬起來!”

  衛鳶尾的頭不是低垂的,反而微微揚起,但是衛鳶尾的身高只到云邪的胸口,所以云邪看不清衛鳶尾的全臉。

  見衛鳶尾沒有反應,云邪伸出修長的手,輕捏住衛鳶尾的下巴抬起她的臉。

  衛鳶尾紅腫的右臉一下就落入了云邪的臉。

  “誰打的?”一邊說著,云邪微微有些冰涼的手指便輕劃過衛鳶尾的右臉頰,如行云流水般,動作十分的輕柔。

  衛鳶尾不說話。

  “本王讓你說話!”

  “告訴你,你還能幫我打回來嗎?”衛鳶尾清麗的眸光中染上不耐,一張精致的面容被云邪輕輕的捏在手中,如同易碎的陶瓷般,在橘黃色燭光的掩映下,精美的不像話。

  “你既然是本王的人了,本王自然會替你討回公道!”云邪薄削的唇一張一口,輕輕的吐出這幾個字,卻不失霸道。

  “新郎新娘該喝合巹酒了!”喜婆在門外一直聽著,見兩個人沒有動靜,便不怕死的走進來。

  云邪接過喜婆遞過來的喜酒,而衛鳶尾在云邪略帶著威脅的目光中接下來了。

  兩人雙手交換,衛鳶尾剛準備喝下喜酒,腦子里卻立刻響起警鈴,古代人成親可是會在就酒里下藥的。

  于是衛鳶尾便將酒含在嘴里,沒咽下去。

  “新郎新娘喝完合巹酒就洞房吧!”喜婆笑嘻嘻的走到窗前拿出一塊兒純白色的方巾鋪在繡有鴛鴦的床鋪上,又說了一些早生貴子的吉祥話就退了出去。

  “咽下去!”云邪的聲音冷不丁的從頭頂傳來。

  衛鳶尾抿著嘴巴,瞪著眼睛看著云邪。

  云邪捏住衛鳶尾的下巴,戴著銀色面具的面容一下靠近衛鳶尾,衛鳶尾以為云邪想要親她,嚇得她立刻將嘴中的酒給咽了下去。

  衛鳶尾砸了砸嘴巴,這酒挺甜的,不似白酒那么辣,貌似還挺好喝。

  也不知道有沒有下藥,要是下藥那就完蛋了!

  正想著衛鳶尾感覺腰上一緊,云邪的大手便環在了衛鳶尾的腰上。

  “王妃,我們該洞房了!”云邪悠長又帶著戲謔的聲音在衛鳶尾的耳邊傳來。

  衛鳶尾渾身一愣,感覺身體的每個毛孔都豎起來了,咽了咽口水:“我……我突然覺得想上廁所!”

  說著衛鳶尾就掀起裙子朝門外走去,放在衛鳶尾腰上的大手忽而用力,一下就將衛鳶尾給抱到了床上。

  “王爺……王爺,你身上有傷,不宜……不宜做劇烈運動!”衛鳶尾緊張的話都說不全了。

  “無妨!”云邪壓上衛鳶尾的身,一手撐在衛鳶尾腦袋旁,一手便開始解衛鳶尾衣服的腰帶。

  “王爺,王爺……我……我真的要上茅房!”衛鳶尾立刻制止住云邪的動作,卻反倒被云邪反扣住雙手。

  “別再本王面前耍這些小聰明!”云邪骨節分明的手輕輕一扯,衛鳶尾腰上的腰帶就被解開。

  一身火紅的喜服如紅玫瑰般妖嬈的盛開在同樣紅艷的床上,美麗而又艷絢麗!

  “你讓我去一下,去去就來!”衛鳶尾的雙手被云邪反扣住,動彈不得,眼睛緊緊的盯著云邪的手。

  “你知道第四任王妃是怎么死的嗎?她也跟本王說她要去茅房,之后她的尸體就被人抬了回來!”云邪的聲音低吟冷冽。

  讓衛鳶尾聽得不寒而栗,原來這一招不止她一個人用過啊!

  云邪俯下身,溫熱的氣息撲在衛鳶尾的臉上,癢癢的,薄削的唇似蜻蜓點水般點過衛鳶尾臉上的肌膚。

  每寸被點過的肌膚如同火燒云一般,灼熱的發著燙。

  衛鳶尾想要盡量避開云邪的唇,可是她越躲,云邪就逼得越緊。

  正在云邪繼續下一步動作的時候,一陣絞痛襲來,疼的衛鳶尾顧不上阻擋云邪的動作,轉而放在了肚子上,眉頭緊皺著,那種痛就如胃痙攣一般,讓衛鳶尾痛的沒有時間思考其他的東西。

  云邪停下手中的動作,漆黑的眸中滿是揮之不盡的熾熱和情欲:“怎么了?”

  “痛……好痛……”衛鳶尾痛的整張小臉皺起,難受的在床上翻滾,連話都說不清楚,絲絲的冷汗從額頭,身上滲透出來。

  衛鳶尾后悔了,不該吃那么多的,現在肚子疼的她想死。

  云邪立即翻身下床穿上衣裳,對著門外喊道:“玄離,去請大夫!”

  等太醫來時,衛鳶尾在床上已經痛的死去活來,面色慘白,不住的呻吟。

  不是說會讓她拉肚子的嗎?為什么肚子會這么痛啊?而且她一點兒拉肚子的跡象都沒有啊!

  太醫隔著簾子給衛鳶尾把了脈,眼光不由的在房間掃視了一眼,隨即輕嘆一聲,戰戰兢兢的回稟道:“王爺,王妃的身子骨太弱,一時消化不了吃下的食物,食物堆積在腸道里,而且王妃還吃了大量的性涼不易消化的食物,這才導致腹部劇痛,老臣開服藥喝下,疼痛便會減輕,只是……”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湖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