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花都神醫

花都神醫

徐幻 著

連載中免費

陳軒許靜是《花都神醫》小說主要人物,是由網絡作者徐幻原創的一本都市逆襲爽文。陳軒艱難的在地上掙扎,他看到了不遠處的歐云峰,正扶著方向盤,放肆大笑著,可是他的腦袋卻越來越沉重了!忽然,他手中的那塊玉佩,綠芒一閃,一道光華沒入他的眉心中。一股鉆心的疼痛傳來,陳軒死死的抱著腦袋,一陣陣低吼聲音,從喉嚨中咆哮而出。遠處的歐云峰,被這一幕嚇了一跳。明明陳軒已經在垂死邊緣了,怎么又像是快要活過來了一樣。
  與此同時,重癥監護室之外,哪怕隔了三米遠,就能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這是?”
  在感受到寒意的剎那,陳軒的臉色,猛的一變。
  “天生寒脈!”
  這四個字,原本陳軒聞所未聞,只是在邪醫秘典的奇門道術篇中有過類似的記載。
  “這種怪病是因為出生時位于極陰地脈的源頭,受寒氣入體所致,病理極其復雜,幾百年都未必出現一例,而且只有邪醫的獨門醫道,才能根治此??!”
  陳軒推開門,果然一眾醫護人員正圍著病床急得團團轉。
  “俞老,您在想想辦法??!”
  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年輕女子,看著一邊無奈的俞老,哀求道:“哪怕只是讓總裁多活幾天也好啊?!?/p>

380.33萬字更新:2019/11/26

在線閱讀

  陳軒許靜是《花都神醫》小說主要人物,是由網絡作者徐幻原創的一本都市逆襲爽文。陳軒艱難的在地上掙扎,他看到了不遠處的歐云峰,正扶著方向盤,放肆大笑著,可是他的腦袋卻越來越沉重了!忽然,他手中的那塊玉佩,綠芒一閃,一道光華沒入他的眉心中。一股鉆心的疼痛傳來,陳軒死死的抱著腦袋,一陣陣低吼聲音,從喉嚨中咆哮而出。遠處的歐云峰,被這一幕嚇了一跳。明明陳軒已經在垂死邊緣了,怎么又像是快要活過來了一樣。

免費閱讀

  隨著這個神秘古樸的聲音,無數神妙無比的醫道知識涌入陳軒的腦海之中,古老神奇的邪醫秘傳針灸術、透視萬物的邪醫神眼之術……

  這些醫術法門不斷涌入,很快就與陳軒的記憶結為一體,仿佛與生俱來一般。

  一股磅礴渾厚的氣流,融入陳軒的身體,并緩緩的流遍四肢百骸。

  陳軒的肌肉骨骼,被這些氣流溫養著,逐漸變得強健起來。

  “受我仙氣灌體,今后超凡脫俗,勿要辱沒我絕世邪醫之名!”

  隨著最后一道清音戛然而止,陳軒只感覺渾身懶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很快又陷入沉睡之中。

  第二天陳軒醒來后,大腦一片空白,關于昨天晚上的回憶慢慢涌出。

  陳軒突然意識到了什么,伸手往自己胸口摸去。

  “難道昨晚的夢是真的?”

  他胸口佩戴的家傳古玉,竟然完全消失了。

  而一夜昏迷,陳軒不但沒有感到疲憊,他現在腦子非常清醒,身體也充滿了無限活力。

  特別是他的雙眼,仿佛能夠看穿一切阻礙。

  陳軒心底壓抑不住的興奮,他確實感覺到自己和以前大大不同了。

  “邪醫傳承,居然是真的,擁有這樣神奇的本領,我干嘛還為一個虛偽拜金的女人傷心,許靜,我很快就會證明,你的決定,是錯的!”

  這一刻,陳軒徹底的釋然了。

  簡單的洗刷后,陳軒便騎上了他的電瓶車,風馳電掣的往醫院趕去。

  陳軒實習的醫院是沈氏集團旗下的貴族醫院,福利豐厚,陳軒也是經過重重困難,才獲得進入醫院實習的機會。

  八九點鐘的時候,天海醫科大學一共二十多名男男女女的同學,全部到齊,跟著一個可愛的護士姐姐去劉主任那里報道了。

  劉主任給每個實習生都發了實習工作牌,唯獨把陳軒放在最后一位,在所有人都離開了辦公室以后,劉主任才緩緩的說道:

  “陳軒是吧!”

  陳軒點點頭:“是!”

  “天海醫科大學大四,專業課全A,這個成績確實不錯?!眲⒅魅未蜷_陳軒的實習推薦,感嘆了一聲。

  陳軒笑了笑,并沒有說話,因為他發現劉主任的眼神似乎有些躲閃,不敢看他。

  劉主任低著頭,說道:“小陳啊,這么好的成績,相信你在醫科大學里也學的差不多了,我就不給你安排到普通病房了,這樣吧,昨晚加急進來一個患者,情況有些特殊,現在正在重癥監護室里輸氧,你就去那里實習吧!”

  陳軒微微一愣,似是想到了什么,可卻仍舊面色閑定的從劉主任手里接過實習工作牌,繼而轉身而去。

  ‘實習生才第一天,居然就安排去了重癥監護室!’

  陳軒眼神漸漸冰冷,這要是別人或許也就信了,可是對于從醫學院畢業的陳軒來說,他心如明鏡。

  這是有人要整他啊。

  重癥監護室那是什么地方?可以這么說,進這里的人有一半的歸宿,最后都是太平間。

  如果這個病號是個普通人就算了,就怕對方是哪個牛逼的大拿,萬一出事,這份責任誰來承擔?

  此時此刻,劉主任的辦公室。

  “歐少,我把那個陳軒安排去了沈總的病房了,我們院的專家說了,沈總身患奇病,只怕是撐不過今晚了,這口鍋就讓他陳軒來背吧?!?/p>

  歐云峰滿意的點點頭,"好,干的不錯。"

  劉主任掛斷了電話,玩味的笑了起來。

  要知道,重癥監護室里面住的可是沈氏集團的總裁沈冰嵐!

  沈氏集團非常龐大,是天海市數一數二的超級企業,旗下產業涉及地產、酒店、旅游、金融等等,實力非常強勁,就連這家醫院都是沈家的私產!

  如果沈冰嵐真在醫院里出事,這件事情一旦追究下來,誰也擔待不起!

  本來這件事情,劉主任早已經焦頭爛額,現在好了,冤大頭陳軒來了,這個鍋就讓他來背吧。

  這樣,不但在沈家那邊有了交代,甚至也討好了歐家,一舉兩得!

  想到這里,劉主任暢快的伸了一個懶腰,仿佛昨晚一夜的疲勞,都消失不見了。

  ……

  與此同時,重癥監護室之外,哪怕隔了三米遠,就能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這是?”

  在感受到寒意的剎那,陳軒的臉色,猛的一變。

  “天生寒脈!”

  這四個字,原本陳軒聞所未聞,只是在邪醫秘典的奇門道術篇中有過類似的記載。

  “這種怪病是因為出生時位于極陰地脈的源頭,受寒氣入體所致,病理極其復雜,幾百年都未必出現一例,而且只有邪醫的獨門醫道,才能根治此??!”

  陳軒推開門,果然一眾醫護人員正圍著病床急得團團轉。

  “俞老,您在想想辦法??!”

  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年輕女子,看著一邊無奈的俞老,哀求道:“哪怕只是讓總裁多活幾天也好啊?!?/p>

  “哎,紅顏薄命啊”俞老為沈冰嵐蓋上了被子,嘆了一口氣:

  “林秘書,沈總得的是絕癥,已經進入晚期,便是神仙來了,也無濟于事?!?/p>

  ???怎么會這樣?沈總才二十五歲??!

  林秘書六神無主,急得滿臉通紅。

  可就在這時候,人群中忽然傳來一聲冷喝。

  “庸醫!”

  原本喧鬧的病房,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是誰?”

  俞老皺眉回頭,就看到一個掛著實習醫生的年輕人站在門口。

  正是陳軒。

  “你說誰是庸醫?”俞老看向陳軒不悅的問道。

  “你!”

  陳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你,你竟然說我是庸醫?”

  俞老是國內知名的中醫國手,素有懸壺濟世之稱,一手金針救死扶傷不下千人,今天竟然被人說是庸醫?

  “不服?”陳軒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這姑娘分明是天生寒脈,雖說如今寒氣爆發,傷及心脈,危在旦夕,可至少還有一線希望,可你卻說人家得了絕癥,你不是庸醫?誰是庸醫!”

  “你!”俞老惱羞成怒,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堂堂一代國手大師,如今卻被一年輕人罵得狗血淋頭。

  “這位小兄弟,請問你是?”

  剛剛哀求的林秘書有些希翼的看著陳軒。

  陳軒淡淡一笑道:“我是醫院的一名實習生,我叫陳軒?!?/p>

  聽到這話,林秘書希翼的表情明顯一滯。

  眾人也都露出古怪的神情?

  實習生?

  一個實習生?竟然也敢指責一代國手俞老?

  “哈哈哈……”俞老像是看著神經病一樣看著陳軒,道:“一個實習生也敢指責我?你有什么資格?”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湖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