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七十年代活色生香

七十年代活色生香

輕卿 著

完本免費

謝華香沈庭生是《七十年代活色生香》小說主角,是由作者輕卿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那時候謝華香的心里還在暗自慶幸,幸好老媽給力,把人直接趕跑了,不然要真的讓人攀扯上來挾恩圖報,也夠讓他們老謝家頭疼的。也算是那個姓沈的小子識趣,一次上門不成就再也沒有來過,謝華香漸漸地也就把這件事拋之腦后了。要不是后來發生的那些事,謝華香也許都想不起來她曾經聽到過沈庭生這個名字。
  實際上他上門之前,還特地找了個公共廁所,洗干凈了頭臉,擰了毛巾擦了身,換上了特地帶過來的一身唯一能見人的衣裳,這才過來的,不然在火車上待了那么多天,渾身腌臜,又臟又臭的,怎么好意思見人。
  僅是這樣,就已經夠讓謝華香心疼的了,這個時候的綠皮火車是怎么樣的狀況謝華香知道,以他現在的經濟能力,買的肯定是硬座,說不定為了省錢還會買站票,這一路過來有多辛苦就可想而知了。
  難怪把人都餓成這樣了,換成別人搭乘了幾天火車的樣子謝華香肯定會嫌棄的,可這是沈庭生啊,她嫌誰也不可能嫌他。
  謝華香心疼地把盛粥的碗往他面前推了推:“從云南過來坐火車得好幾天呢,很辛苦吧!”順便用手撐在下巴上,有些癡迷地看著他,年輕時候的沈庭生,雖然粗糙了許多,但別有一份生澀的帥氣。
  沈庭生有些吃驚:“你怎么知道……”說起來不好意思,他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呢,主要是他太餓了,這謝家的姑娘也太過熱情,一見面就表現出跟他很熟的姿態,連他也跟著失態了。
  想到這里,他趕緊放下手里的食物,站了起來,手忙腳亂地掏出一疊他爺留下的老信件,剛想開口解釋,謝華香就攔住他:“好了,不用說了,這些待會我爸回來再說吧,我知道你是誰,我爸常提起你們家呢!你是沈家的后人,對吧?”
  事實上這之前謝義平并沒有提過沈家,關于沈家的事,她全都是聽沈庭生自己說的,甚至還跟他一起回過一次他的老家,一個偏僻的小山村,沈庭生親自卷起白襯衫的袖子,就這鄉村的土灶,洗手做羹

107.5萬字更新:2020/01/02

在線閱讀

  謝華香沈庭生是《七十年代活色生香》小說主角,是由作者輕卿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那時候謝華香的心里還在暗自慶幸,幸好老媽給力,把人直接趕跑了,不然要真的讓人攀扯上來挾恩圖報,也夠讓他們老謝家頭疼的。也算是那個姓沈的小子識趣,一次上門不成就再也沒有來過,謝華香漸漸地也就把這件事拋之腦后了。要不是后來發生的那些事,謝華香也許都想不起來她曾經聽到過沈庭生這個名字。

免費閱讀

  謝華香的心狂跳起來,她下意識地就覺得,來的人是沈庭生。

  上輩子兩人相見之后,做了十幾年的朋友,也他十幾年,卻一直因為自慚形穢的緣故從未表明心跡,直到臨死前的那一刻,沈庭生緊緊地握著她的手,將復雜的感情毫不顧忌地袒露在她面前。

  在沈庭生注視著她的目光里,有癲狂、有痛悔、有最深沉的痛苦,也有綿綿不絕的愛慕和眷戀,在那一刻,謝華香突然就確定了,原來自己所有的愛戀都不是一廂情愿,只可惜,再也沒有了時間。

  老天有眼,又給了她一次嶄新的生命,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地、光明正大地愛他,不再留任何遺憾。

  距離那驚心動魄的一眼,雖然已經隔世,可對于剛剛醒來的謝華香來說,仿佛還是上一刻發生的事,她現在一心一意地,就想緊緊地回握住他的手,告訴他,其實她的心也是一樣的。

  不知道她在飯桌前楞了多久,敲門聲依舊不急不緩,極有耐心的,響三下,安靜一段時間又繼續響三下,非常有規律,就像他這個人一樣,禮貌而有教養。

  謝華香有時候也想不明白,他家三代貧農出身,怎么養出了這么一副英倫紳士的做派?

  不管怎么樣,對這一次提前了十幾年的相見謝華香還是充滿了期待,她迫不及待地小跑到門邊,伸手拉向把手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頓了一下,緊張得心都快要從口腔里跳出來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謝華香猛地拉開了門。

  身著灰色土布衣裳的農村青年略帶窘迫地出現在謝華香的面前,眼前的青年跟十幾年后的他相差不是一點半點,面前的他又高又瘦,明顯營養不良,略顯凌亂的頭發桀驁不馴地支棱在頭上,膚色曬得黧黑,臉上由于疏于保養而顯得有些干燥,嘴唇也干裂了,身上的衣裳洗得發白,褲腳吊得很高,明顯已經不合身了,身上扛著拎著好幾個蛇皮袋,模樣有點兒不合時宜的好笑,跟上輩子謝華香認識的那個無時無刻不講究精致的男人簡直天差地別。

  但謝華香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原來沈庭生年輕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的啊,略顯稚嫩的臉上已經開始顯露出飽含男人味的輪廓了,他的眼睛很大,瞳仁極黑,長長的睫毛比一般姑娘家都要翹得多,但配上英挺的鼻梁和輪廓剛毅的嘴唇,卻一點兒都不會顯得娘氣。

  真帥啊,還這么黑這么瘦就已經這么帥了,以后長開了還怎么了得,這個男人,以后就是她的了,謝華香喜滋滋地想,定親這玩意兒,可真是老祖宗的智慧??!她一點兒都沒想起來,她現在的這個身體,就在兩天以前,還在跟朋友們高談闊論,痛斥封建包辦婚姻這種惡習迫害了多少女性同胞呢!

  看見他緊張的小模樣,謝華香突然就不緊張了,現在的他還不是那個成功的企業家呢,還只是一個到了陌生人家里會緊張拘束的農村小青年。

  “還愣著干什么,快進來??!”謝華香熱情地把人拉了進來,幫著他把身上的蛇皮袋往下卸,“來就來嘛,還帶什么東西啊,這么沉,你不累嗎?”

  蛇皮袋里沉甸甸的,是一些鄉下的土特產,紅薯、玉米什么的,不值什么錢,但謝華香聽他說過以前家里很窮,在他開始做生意之前,幾乎就沒有過可以吃飽飯的時候,要拿出這么多可以填飽肚子的土特產,對他來說也是很不容易的。

  但既然這時候就遇上了他,謝華香肯定是不會讓他吃虧的,于是一點兒也不客氣地把東西往地上一放,雙手推著沈庭生就往飯桌旁走:“快坐,這么遠路趕過來,肯定累了吧,餓不餓,先吃點東西吧!”說完抓起一個大饅頭就往他手里塞。

  急得沈庭生急忙擺手:“不用不用,我不餓!”話音剛落,肚子就湊熱鬧般地“咕咕”響了兩下,還好他皮膚黑,看不出來臉紅,但那模樣確實是挺窘迫的。

  這姑娘實在是太熱情了,他一路打聽著找到謝家,還沒問清楚是不是他要找的人家呢,這萬一找錯了,還吃了人家的東西,這多不好意思??!

  沈庭生一邊推拒一邊問道:“請問這里是謝義平同志的家嗎?”

  “可不是嘛,謝義平是我爸,我叫謝華香,你叫我香香就可以了,來來來,快坐下,先吃點東西再說?!敝x華香不由分說拉著他坐了下去,又把饅頭塞他手里,“快吃!”

  這饅頭都塞到手上了,再放下去也不好,沈庭生也確實是餓了,聽到找對了地方,心里松了一口氣,便也不客氣了,大口咬了起來,白面的饅頭就是好吃,松軟、香甜,讓人吃了一口還想一口,根本就忍不住。

  謝華香見他吃得香甜,心里也高興,打量著他的樣子,風塵仆仆的,不由問道:“什么時候下的火車???昨晚睡在哪里?”

  沈庭生把嘴里的饅頭咽了下去,這才回答:“今早才到的,昨晚在火車上過的夜?!?/p>

  實際上他昨天中午就到了,但謝家曾經搬過家,以前他們是跟謝華香她爺爺一起住在謝家的老房子里的,后來紡織廠里分了宿舍,他們家才搬過來這邊住。

  沈庭生按照他爺爺留下來的老信件上的地址找過去,那邊早已物是人非,結果他一路找一路打聽,直到晚上才找到紡織廠大院,想著時間不早了不好打擾,便打算第二天再上門。

  只是他去招待所打聽了一下,住一個晚上就要一塊錢,這一塊錢在他們鄉下能買好多東西了,這么住一個晚上就花出去,實在是舍不得,沈庭生想著自己來的時候路過那座橋的橋洞倒是個能遮風擋雨的落腳好地方,反正現在天氣已經開始暖和了,他一個年輕力壯的年輕人,隨便什么地方都能湊合一晚上,哪里就值得花這個錢了呢。

  后來他住橋洞的時候還遇上了從農村帶孩子來城里看病的一家四口,因為孩子的病一直都治不好,帶來的錢都用完了,實在沒有辦法之下只好打算放棄治病回去了,回去之前,身上的錢買了車票之后就再也沒有剩余的了,車站的人又不讓他們在候車廳過夜,只好也找了這處橋洞湊合一個晚上。

  沈庭生見他們實在是可憐,孩子都餓得“哇哇”哭,其它的忙他也幫不上,只好把身上帶的干糧全部都給了他們,因此早上起來的時候才會餓著肚子上門,鬧出了剛才的笑話。

  不過這些話就沒有必要細說了,沈庭生只簡單地說是剛下火車的就算了。

  實際上他上門之前,還特地找了個公共廁所,洗干凈了頭臉,擰了毛巾擦了身,換上了特地帶過來的一身唯一能見人的衣裳,這才過來的,不然在火車上待了那么多天,渾身腌臜,又臟又臭的,怎么好意思見人。

  僅是這樣,就已經夠讓謝華香心疼的了,這個時候的綠皮火車是怎么樣的狀況謝華香知道,以他現在的經濟能力,買的肯定是硬座,說不定為了省錢還會買站票,這一路過來有多辛苦就可想而知了。

  難怪把人都餓成這樣了,換成別人搭乘了幾天火車的樣子謝華香肯定會嫌棄的,可這是沈庭生啊,她嫌誰也不可能嫌他。

  謝華香心疼地把盛粥的碗往他面前推了推:“從云南過來坐火車得好幾天呢,很辛苦吧!”順便用手撐在下巴上,有些癡迷地看著他,年輕時候的沈庭生,雖然粗糙了許多,但別有一份生澀的帥氣。

  沈庭生有些吃驚:“你怎么知道……”說起來不好意思,他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呢,主要是他太餓了,這謝家的姑娘也太過熱情,一見面就表現出跟他很熟的姿態,連他也跟著失態了。

  想到這里,他趕緊放下手里的食物,站了起來,手忙腳亂地掏出一疊他爺留下的老信件,剛想開口解釋,謝華香就攔住他:“好了,不用說了,這些待會我爸回來再說吧,我知道你是誰,我爸常提起你們家呢!你是沈家的后人,對吧?”

  事實上這之前謝義平并沒有提過沈家,關于沈家的事,她全都是聽沈庭生自己說的,甚至還跟他一起回過一次他的老家,一個偏僻的小山村,沈庭生親自卷起白襯衫的袖子,就這鄉村的土灶,洗手做羹湯,給她做了一頓原汁原味的鄉土美食。

  謝華香這話給了沈庭生極大的安慰,本來他就覺得自己這次過來實在是太過冒昧,這么多年沒有聯系過,還不知道對方還記不記得有自己這么一個人呢,如果不是實在迫不得已,怎么好意思光憑著幾十年前那一點點恩情就找上門來。

  他露出一個舒心的笑:“你們都還記得???”

  “當然記得啊,你們家可是我爺爺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們,就不會有我爸,更不會有我了,我們現在能在這兒安安穩穩地過日子,多虧了你們家??!這是天大的恩情,怎么能忘記呢!”

  謝華香這純粹是胡說八道,救命之恩是真的,但謝義平并沒有整天掛在嘴邊,以至于上輩子的謝華香在這個時候,對沈庭生這個人沒有半點印象,如今想起來也是遺憾。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湖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